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動態

智慧城市體現真正人文智慧

發布人:仁華科技

發布時間:2017-01-23

  城市的發展速度無人能測,未來將會有更多的人進入城市,同時也會促進城市的發展,城市化的進程在不斷的向前進,智慧城市就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

    毫無疑問,這是如今全球化進程中的一個過程,也是它的結果。一方面,作為定居空間之一的城市被賦予了現代生活幾乎全部的意涵,城市在相當的程度上定義了現代生活;另一方面,為了實現經濟的快速增長,為了確保支撐資本增殖的消費主義的實施,“城市”必須不斷地被生產出來。在這樣的語境中,對城市的規劃和研究已經不應該,也無法在傳統的方法和架構中進行,必須有新的思路,新的視野。

    就城市規劃而言,中國現在有一個很熱門的詞:智慧城市。且不說這一源于IBM公司的智慧地球(Smart Planet)概念轉換為smart city,繼而翻譯成漢語“智慧城市”是否恰當,雖然也有論者爭辯說,我們所倡導的“智慧城市”不同于smart city,但很多城市都紛紛將其作為本地區的發展戰略,很多城市規劃者和城市管理的規劃者們也已經展開他們豐富的想象力,在為我們設計一個無比美妙的城市圖景:信息技術高速發展并強力支撐、廣泛應用于城市管理,物聯網覆蓋全城,各種社交網絡普及,“用戶創新、開放創新、大眾創新、協同創新為特征的可持續創新”……更有鼓吹者將其命名為一場史無前例的“革命”,股票市場上“智慧城市概念股”已經隆重上市,先聲奪人,各類資本紛紛涌入、跟進,圈錢,圈地,投資,產出的產業鏈呼之欲出,不僅證券等金融市場火爆熱烈,在實踐層面,很多城市也已經進入設計甚至實施的階段。

    然而,我們要問:這樣的城市是我們渴望的現代城市嗎?在技術和資本操縱的城市中,人在哪里呢?社交網絡能解決城市中人日益嚴重的等級化嗎,能讓越來越多的自閉癥、抑郁癥患者加入到一個健康的社會空間中來嗎,能克服老齡化帶來的一系列麻煩嗎?物聯網能真正打破已經按資本或貧富基本完成的空間分配格局嗎,能讓雖然只能居住在外環之類屬于郊區的人們真正地享受仿佛如在中心城區的各種社會資源嗎?

    我不單純地反對技術,我反對的是對技術毫無保留的崇拜,反對簡單的技術決定論,反對技術主義;我也不簡單地反對資本,我反對的是對資本毫無批判的膜拜,反對簡單的資本活力論,反對資本主義;我更反對技術和資本明里暗中的勾結,資本隱藏在技術的背后,技術躲避在權力的陰影下,最終將人和由人組成的社會棄之一旁。一句話,那樣的城市是不適合人類居住的。

    新城市社會學告訴我們,傳統的人與空間的二元論模式已經無法正確理解現在的城市發展現狀,就因為這不斷涌入,甚至被迫進入城市的、越來越多的人,空間分配的政治經濟學維度理應得到應有的重視,新的城市空間形式將生產出怎樣的社會和社會空間,它們對定居其中的人究竟會產生怎樣的影響,新的空間與舊的、不斷層累、疊加的空間構成了什么樣的關系,這樣的關系又如何影響了穩定和流動并存的城市人口以及他們的日常生活,乃至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

    在這一意義上,愛德華·索亞的第三空間理論就是基于重新審視城市與人的關系的有效探索路徑。簡單地說,所謂第三空間,就是社會空間,而社會空間的核心構成則是社會關系和社會結構。用索亞的術語表達就是空間性。理解空間性的關鍵在社會與空間構成的辯證關系,即社會生活既是空間的生產者,也是既有空間的產物。

    當我們這樣來面對當代中國的城市問題時,我們就不得不把農民工和城市的關系放進我們的視域;不得不面對以資本邏輯重新生成的自中心城區逐層向外擴張的空間格局;不得不進而思考社會分層和地理分布的不平衡究竟是怎樣形成的,而且,這樣的不平衡正在以強大的力量固化;以及一般意義上的老齡化問題。諸如此類的問題,我不知道技術將如何解決。但我固執地以為,技術,無論怎樣智慧的技術都不可能有效地化解,與資本勾結的技術甚至只能使其進一步惡化。

    越是我們的城市進行改造的時候我們越是想要回頭看看原來的風景,智慧城市給我們帶來了美好的生活空間,一個真正體現人文智慧的空間


无码精品a∨在线观看中文